法律在线
栏目导航
  1. 旅游新闻
  2. 教育新闻
  3. 法律在线
  4. 女性生活
  5. 社会新闻
  6. 热透新闻
  7. 星声星语
  8. 体育新闻
  9. 健康新闻
  10. 时尚新闻

法律在线

主页 > 法律在线 >

梦里不知身是客:浅析《日出》中陈白露的困境与自我救

发布日期:2020-05-20 16:37   来源:未知   阅读:

《日出》是曹禺先生继《雷雨》之后的又一部剧作。剧本围绕着“日出”这一意象展开。通过陈白露等一系列人物的活动展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下各阶层的生活。

相较起《雷雨》,《日出》里的人物没有来自封建家庭的桎梏,却带着一股颓然的气息。他们看似自由,却身在无形的枷锁之下,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

一部戏剧,写出了人世百态。

交际花陈白露住在大旅馆,靠着银行家潘月亭的供养生活。她的好友方达生闻知她的堕落,赶来希望她跟自己结婚并离开这里。对社会与生活都已失望的陈白露拒绝了他。

闯入她房中的“小东西”为逃避蹂躏而不断反抗黑帮头子金八,陈白露全力相救。但最终还是被卖到妓院里,不堪凌辱而死。潘月亭也被金八挤垮,银行倒闭。

失去了依仗的陈白露债台高筑,黯然自杀。方达生则表示要与黑暗势力抗争,迎着日出而去。

《日出》中,陈白露、潘月亭、小东西、顾八奶奶、黄省三等人物,他们虽然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份、地位和财富,却都有着无奈的相似??身陷困境。

她的困境与自我救赎,就同李煜的《浪淘沙令》一般: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一晌贪欢:陈白露的物质困境

曹禺笔下的人物形象往往存在复杂性,他们挣扎于最本源的自我与现实的困境中,这种对立与矛盾,富有现实主义的色彩。

《日出》中陈白露的出场,便是一个处于热闹上流社会纸醉金迷的生活中,却总有一种人群中的疏离感,更是不屑于与身边那类人为伍的形象。

“我顶喜欢霜啦!你记得我小的时候就喜欢霜。你看霜多美,多好看!”在陈白露与方达生的对话中就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纯真而美好的活泼女性的形象。言语间俨然可见她对生活依然抱有美好的向往。

这般纯真的影子,来源于过去的陈白露。曾经的她,还叫竹均,出身书香门第,是爱华女校的高材生。父亲的过世,让她不得不面对社会自食其力。

她做过舞女,拍过电影,希望做一个独立女性。她也曾怀念着和诗人一起时的自由自在,同时又被灯红酒绿的物质生活养成的习惯而桎梏着。

陈白露望着窗外的白霜,展现了她内心隐藏的淳朴与自然,又很快意识到“我是卖给这里的”从而变得麻木。

她既糊涂又清醒。她需要金钱来维持生活而选择傍身与人,她厌倦利益熏心的都市,却为追求舒适而刺激的生活周旋于上层社会之间,贪图于富裕的物质生活条件,就如同一只豢养的金丝雀。

梦里身是客:陈白露的自我救赎